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务新闻 » 政务要闻

全国政协第五调研组到我县调研农村综合改革工作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浏览次数:次  

123.jpg

5月15日,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杜鹰率全国政协第五专题调研组,到我县调研深化农村综合改革工作。

初夏的水城大地,艳阳高照,草木呈绿,洋溢着勃勃生机。调研组一行深入村寨农家、田间地头、产业基地,与基层干部群众谈发展,与猕猴桃产业企业家话改革。每到一处,调研组成员都认真看、仔细听,详细询问水城县“三变”改革的具体实施方式、步骤、难点问题以及村民参与入股、取得成效等情况。

在中国“三变”博物馆,调研组一行认真观看展板、查阅资料和听取介绍,详细了解水城县“三变”改革历程,对水城县在“三变”改革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和所取得的成绩予以充分肯定,认为水城县“三变”改革在激活农村发展内生动力、推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促进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积累和完善农村现代治理体系等方面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同时建议水城县要加大“三变”改革工作的探索、总结力度,进一步完善政策措施,认真总结出“三变”改革的内在规律,探索出可复制、可推广的更加成熟的经验,扎实有效深化“三变”改革。

水城县润永恒万亩猕猴桃基地,猕猴桃缀满枝头,三角梅灿烂绽放。沿着地埂,调研组一行步入果园,仔细察看猕猴桃长势,并与当地干部群众、猕猴桃产业企业家面对面交流,实地了解水城县将“三变”改革融入猕猴桃产业发展,实现土地等资源要素集聚集约,促进产业发展实现规范化、规模化、效益化的具体做法。调研组建议,在“三变”改革中,要正确处理好市场、企业与农民的关系,让农户、合作社、公司等形成利益共同体,推进“三变”改革各项工作朝规范化、制度化迈进;激活“三变”改革的动力,拓宽“三变”改革的路子,扩大“三变”改革的影响,通过“‘三变’+”模式,助推了脱贫攻坚工作,让广大群众充分享受改革带来的红利。

杜鹰是“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的“门生”,作为“三农”问题专家,他多年来关注的焦点都离不开“三农”,曾参与起草了国发二号文件等重要文件。

在中国“三变”博物馆,杜鹰与省、市、县、镇干部就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三变”改革相关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杜鹰指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和水城县“三变”改革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一个村的经营性资产改革,如俄戛村有三块资产:第一块资产是土地资产,已经承包给农户;第二块资产是非经营性资产,如卫生室、学校等;第三块资产是闲置的可以用于经营的房屋或者厂房、机器等村集体村民经营性资产。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就是第三块资产的折股量化。首先是清产核资。清产核资后折股量化,折股时可以涉及地股,但更多地方不涉及地股,而是按人头,发达地区是按村等等。经营性资产需要成立一个集体经营资产经营公司来运作,再跟外部合股,然后将这块资产的产权效益分给村民,这就是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其前提是这个村不能是空壳村,要是空壳村就没有资产可分,不存在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水城县“三变”改革,以俄戛村为例,农户以土地入股润永恒公司的方式与经营性资产是完全不同的。

杜鹰指出,在“三变”改革情形下,水城县成立的专业性农民合作社不是社区型的,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情形下成立的合作社是社区型合作社。这两者间有所差别,在专业合作社情形下,农民入股的股权是可以流转或转让的,但是社区型合作社股权只能在本村村民之间转让,不能跨村转让。因为一旦转让,跨出这个社区,就不是集体的了。所以在“三变”改革情形下讲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不对的。农民变股东在“三变”改革情形下是成立的,因为他的股权是可以流转的。但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情形下,农民的股权只能在村集体组织成员间流转,不能在市场上流转,是变不成股东的,理论上是不严谨的。

杜鹰认为,水城县、六盘水市、贵州省“三变”改革很好,从实践到理论都可以成立,但不能与农村集体产权改革混淆。水城县“三变”改革多数情况下是专业合作社组织方式,是一个村部分村民参与的一个经济合作。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有鲜明的社区性,首先要界定成员关系,而且一旦启动必定是全村村民参与。水城县“三变”改革目前基本不涉及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但下步的发展必将会涉及到。水城县原来的村大多数没有集体收入,就是三块资产里,只有土地资产和非经营性资产,没有经营性资产。但通过“三变”改革,水城县201个村都有了集体经济积累,一旦形成资产,就会涉及农村集体产权改革。

就如何进一步深化“三变”改革,杜鹰建议,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政府要有风险防范措施,引导企业规避风险。金融部门要不断拓展金融工具,充分发挥特惠贷、小额扶贫贷款等的作用,支持农业企业发展,支持农业结构调整。“三变”改革核心的关系是农民和企业(合作社),要进一步探索农民和企业(合作社)之间的利益链接机制,不同阶段要有过渡性的变通办法,并随着实践不断完善,最终规范化。防止为“三变”而“三变”,为产业结构调整而调整,要保持头脑冷静清醒,通过“三变”改革,使水城县农业资源得到最大化配置,产生比过去更多的效益,让这些效益惠及更多的农民特别是贫困农民。通过“三变”改革,集体经济发展后,把“三变”改革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三块地”改革等衔接起来,并延伸到农村综合改革等领域,让“三变”改革成为一套更加丰满和经得起考验的经验。

调研组一行还深入水城县海坪千户彝寨实地调研易地扶贫搬迁和“三变”改革工作。

省政协副主席黄家培,省农委主任袁家榆,省政协农业农村委员会主任金小麒,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李刚,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魏雄军,市委常委、水城县委书记张志祥,市政协主席杨宏远,市政协副主席包崇刚,县政协主席谢如宪,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易基恒,县政府副县长王旭,野玉海山地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侯竣然陪同调研。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关闭
网上信访
关闭